作者:孫窮理

原文閱讀:操縱戰爭的工業巨獸

1980年
代貝泰公司和台灣政府的關係也如同伊拉克,是美國支持威權政府的具體表現,從核一廠到核四廠,貝泰公司都是其中的要角,包括透過AIT向國民黨政府遊說、
施壓,以擔任顧問、設計及建造的工作,並且直接和國民黨黨營機關「中興工程科技研究發展基金會」合資成立了「泰興工程顧問有限公司」來幫助國民黨分贓,貝
泰以「工程顧問公司」的姿態,一手包攬了四座核四廠工程的利益分配,包括西屋、奇異、三菱……這些跨國集團,另一面,由核電廠工程衍生的龐大利益,就由國
民黨透過黨營及合資的事業,下放下去,最後則是地方的各種小包,分到剩餘的殘羹剩飯。

當然,貝泰(泰興)公司在台灣所做的,絕不只是這樣而已,我們從泰興公司幾
乎無所不包的大型公共建設,從核電廠開始,包括天然氣電廠、大眾捷運、晶圓廠、石化廠、焚化
爐、甚至「環境影響評估」……就可以發現,這一個所謂「私人資本」,一方面透過兩國政府轉手而來的巨大利益、另一面,這樣的「政商關係」,更完完整整地構
成了獨裁的國民黨政權所謂「群帶」,或者大家更熟悉的「黑金」政治的基礎。伊拉克、北韓……等的例子,是在美國在無法充分掌握該國政權下,以極端方式爆發
出來的例子。所謂「帝國主義」的輸出,當然包括了軍事的輸出,但絕不只是軍事的輸出,在台灣,這些輸出品,是無所不在的。也因此,伊拉克、北韓和台灣,不
過是同一個過程的兩個面向而已。在這裡,我們可以發現,台灣人民和伊拉克人民之間的距離並不是那麼地遠。



【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是共犯】

隨著國民黨的下台,故
事並沒有結束,1980年代,反對運動曾經批判奇異、西屋及貝泰為台灣核電暴政的鐵三角,這樣的論述也都一定程度能呈現在當年「反核」的論述中間;但是十
幾年下來,這種對核電廠背後的政治、經濟論述卻越來越少,在以單純的技術性問題,或者與國家建構的政治目的相關連的「公投」論述,漸漸「淘汰」了帝國主義
與核電經濟的批判(此外,也將地方生存這個重大的議題排斥到主流反核論述的邊緣)。在政治操作下的反核運動,漸漸地被民進黨所犧牲,這個過程,並不發生在
二○○○年的大選,而是早在九○年代初,就已經開始。民進黨的逐漸取得政權,只是讓他們一步步地分潤到由核電工程掉下來的殘羹剩飯而已。

【經濟日報2009.09.04 ╱記者陳秀蘭/台北報導】

台塑企業主管指出,六輕五期環評報告大致完成,「隨時可以送件」。但政府允諾解決工業區空汙總量承諾,一再延宕跳票,六輕五期環評報告「即使如期送件,也無濟於事」。

台塑企業相關主管指出,政府允諾台鋼及國光石化撤案後,空汙排放量將轉讓給六輕五期,但至今國光石化未撤案,政府更要六輕五期買下台鋼及國光土地,換取空汙總量放寬,讓台塑碰了軟釘子。

今年6月間,經濟部工業局為幫榮工公司解套,公告出售雲林離島工業區國光石化及台塑大煉鋼廠預定廠址,並限期台鋼及國光石化8月14日前表態申購,否則將撤銷國光石化及台塑大煉鋼廠兩大投資案。

經濟部相關官員證實,國光石化及台塑大煉鋼廠至今未提出申購,但是否撤銷兩大投資案,由於目前忙於災後重建,經濟部預計要等到年底再檢討。

國光石化及台鋼兩投資案若不撤,雲林離島新興區空汙排放總量就無法轉讓給六輕五期投資案,環保署官員直言,「三大投資案要通過環評,難度很高」。

國光石化及六輕五期是政府推動重大投資指標案,去年行政院長劉兆玄為促進民間重大投資,要台塑在台鋼與六輕五期擇一,六輕五期應朝高附加價值、並降低煉油量方向調整,政府願意協調國光石化撤案,將國光石化及台鋼的空汙配額轉讓給台塑六輕五期。

台塑企業主管指出,台塑企業已依承諾,調整六輕五期投資計畫項目,但政府允諾卻未履行,包括國光石化未撤案及政府不保證解決空汙總量問題。相關主管說,離島工業區的空汙總量與台鋼及國光土地綁在一起,已嚴重影響六輕五期環評審查進度。

據了解,經建會主委陳添枝上周召開會議,協調如何排除台塑六輕五期投資障礙,但各部會各吹各的調,其中已決定廠址轉移至彰化大城的國光石化拒撤案,工業單位更開出條件,要台塑買下台鋼及國光土地,幫榮工公司解套,以換取空汙總量,但拒絕保證環保署會同意工業單位這項安排,讓六輕五期投資進度再陷瓶頸。

【記者謝佳雯/台北報導】台塑企業原訂8月底再向官方遞送六輕第五期擴建計畫(六輕五期)環境影響說明書及差異分析,但經濟部工業局到昨(3)日仍未收件,六輕五期進度有延遲跡象。

【環保裁罰處分上網公布 資訊更加透明公開】
提供單位: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綜計處  

 
        環保署率先將違反環保法令之裁罰處分資料,在不侵犯或涉及被處分事業營業秘密原則下,轉化為可公開揭露
之資訊,並於本(98)年9月8日建置於該署網頁http:/www.epa.gov.tw/penalty

南亞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未提出96年度六輕相關計畫之特定有害空氣污染物所致健康風險評估報告送本署備查
遭裁處120萬元

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六輕相關擴建計畫 
高密度聚乙烯廠製程排放粒狀污染物超過環評承諾值 遭裁處60萬元

台灣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 六輕相關擴建計畫 
未提出揮發性有機物洩漏管制之因應對策 遭裁處120萬元

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院復健分院(4500床規模)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
1.部分用水來源採用圳水使用,未符環評報告書內容。
2.桃園分院目前設有手術室8間營運,與環評承諾內容不符。
3.焚化爐目前已停爐,感染性可燃垃圾均委外處理,與環評報告書所載不符。

財團法人長庚紀念醫院 嘉義醫療專用區環境影響說明書
1.目前興建中之綜合醫療大樓為地下2層地上13層,與環境影響說明書第5-10頁所載「綜合醫院為地下1層地上17層」之內容不符。
2.計畫區內暫置剩餘土石方約42萬方,與原環評書件內容約20萬方之規劃內容不同。
經濟部南港展覽館新建工程環境影響說明書
本開發案於96年3月起自行停止監測,且所辦理水質監測之透明度項目與環境影響說明書所載監測計畫內容不符,顯未依環境影響說明書定稿本內容切實執行。

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中部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

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
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第二期發展區擴建計畫(含第一期發展區變更)環境影響說明書

1.南區配水池第二期工程、污水處理廠第二期工程、台灣康寧建廠工程及管理大樓後方(專20)之土石方臨時堆置區,未依「中部科學工業園區台中基地第二期發展區擴建計畫(含第一期發展區變更)環境影響說明書」第7-33頁圖7.1-3、第8-6頁所載內容設置截流溝、沉砂池。
2.台灣康寧建廠工程及管理大樓後方(專20)之土石方臨時堆置區地點,不符前開說明書第7-31頁、第7-32頁圖7.1-2、第8-1頁、第8-5頁、第8-6頁所載之土石方調度場、暫置場地點。

中部科學工業園區雲林基地開發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
園區內「景觀第一期工程」及「台中二期第二階段道路及公共工程管線工程」等相關工程陸續由區外借土至園區內填用,未依本開發案審查結論3、「園區區內土方應挖填平衡」及原環境影響說明書第8-4頁所載內容,切實執行

經濟部水利署中區水資源局 湖山水庫工程計畫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 遭裁處50萬元
1. 本開發案自92年實際施工後,至93年3月間未執行環境監測。
2. 壩區範圍內坡面及地表開發裸露面積範圍廣闊,明顯已逾本開發案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書定稿本第216頁承諾150~800平方公尺之裸露面積範圍,達數倍以上,未依該內容切實執行。

台灣水泥股份有限公司和平水泥廠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 遭裁處60萬元
1.自95年9月至97年3月底,向「花蓮地區土石方供應商」購買剩餘土石方,未依94年經本署核定之本開發案「黏土原料部分取代之變更內容對照表」第7頁所載內容切實執行。
2.未落實控管及執行以回頭車載運營建剩餘土石方及石材加工石粉之運送方式與運送時段,未依上開「變更內容對照表」第10頁所載內容切實執行。
3.未落實每日執行台九線公路於和平火車站至大濁水溪橋路段之掃街工作,未依91年經本署核定之本開發案「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第1頁審查結論內容切實執行。
4.自95年9月至96年12月底,向花蓮縣內合法廠商購置黏土及矽砂之載運方式,仍見載運比例逾半採用卡車運送情形,未確依上開「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第1-11頁及1-16頁所載內容「全部以火車運送」為主之運輸方式,切實執行。

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 永安北堤新建工程(含站區設施擴建)環境影響說明書

1.於96年6月迄97年8月查核日止,未持續進行本開發案完整之環境監測作業,即未依本開發案環境影響說明書第8-7頁環境監測計畫及審查結論一,切實執行。
2.未執行營運期間空氣品質監測,即未依本開發案審查結論一切實執行。

經濟部工業局 六輕四期擴建計畫 連續3年未執行養灘計畫 遭裁處90萬元

欣欣水泥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和仁二礦申請核定礦業用地作為碎儲堆石場用(台濟採字第5111號)環境影響說明書

1.目前礦業用地面積為3.8059公頃,與環境影響說明書第3-2頁所載之核定礦業用地3.6878公頃不符。
2.碎儲堆石場內洗選設備已設置2套,該配置與與環境影響說明書第3-6頁所載內容之規劃方式不符。

龍潭渴望智慧園區工業區管理委員會 宏碁智慧園區開發計畫變更案環境影響說明書
排放工業廢水生化需氧量(BOD)達10.6mg/L,超過審查結論第2項10mg/L之規定。

科學工業園區管理局 新竹科學工業園區四期擴建基地竹南基地變更計畫環境影響說明書
93年10月起未依審查結論二及環境影響差異分析報告1.3.1節環境監測計畫所載.執行河口.海域水質及水域生態環境監測

 Download 97年98年裁處資料

敬啟者:

我原是貴公司的忠實客戶,之前有寫信來要求貴公司不要再販賣PVC/PVDC保鮮膜,然而貴公司回覆以:「短期內因為各種考量,PVC/ PVDC等相關商品仍無法完全被取代。」而持續在各賣場販售這些保鮮膜,甚至還以特價來促銷南亞PVC與楓康PVDC的保鮮膜。這種說法與做法實在令人無法接受,而我也不再是貴公司的忠實客戶,除非貴公司有所進行改善,並公開發表具體的PVC產品淘汰計畫。

根據我實地的調查,市面上的保鮮膜有三種材質,除了應該淘汰的PVC與PVDC兩種材質外,還有一種較安全的PE(聚乙烯)材質,其不添加任何的塑化劑(如DEHP),因此使用時不會有溶出塑化劑而污染食物之虞,同時其分子本身也不含氯,因此也不會有燃燒產生戴奧辛的風險。這種PE保鮮膜,各個廠牌都有,包括台塑、南亞、楓康、妙潔,還有貴公司的自有品牌,所以貴公司說PVC/PVDC保鮮膜無法被取代,豈不是睜眼說瞎話?

其實,不只是保鮮膜,幾乎所有PVC產品都可以找到以較安全替代材質來製造的產品。比如說涼鞋,除了PVC外,還有許多其他材質,比如說PP、EVA、或由多種熱塑性塑膠與橡膠所共聚合而成的TPE(熱塑性彈性體,可要求其組成必需不含氯),然而貴公司賣場販售的涼鞋卻有許多是PVC製的,而有些甚至沒有標示材質!難道,在貴公司的採購合約中,要求廠商不得提供PVC製的產品與將材質標示清楚,是一件那麼難的事嗎?

另一個讓人不能接受的是,您們所賣的生鮮產品(包括所謂的便當),許多均覆以PVC保鮮膜,且與食物直接相接觸。由於PVC保鮮膜添加了50%左右的塑化劑,因此用來包裝食物時,不用加熱這些塑化劑就會溶出到食物中,因此這些生鮮產品也不再是安全的了。這樣的食物,怎叫人吃的安心?難道,沒有更安全的包裝方式嗎?其實有,只看貴公司有沒有良心,要不要花點心思罷了!

顧客到貴公司買東西,是信任貴公司所挑選的產品是安全的(也就是無害環境與健康的),但如果顧客發現貴公司所陳列的產品不安全,且一再的反應而貴公司仍置之不理時,這種信任關係也就不再存在了。

最誇張的是,我的一位朋友打電話到貴公司的採購部門反映此事,您們採購部門的承辦人員竟然說,會持續販售PVC/PVDC保鮮膜是為了「照顧」消費者,讓消費者有選擇的權利。原來貴公司是這麼照顧消費者,擺設有害身體健康與環境的產品,讓不明就裡的消費者去選擇??請問您們貴公司的「企業社會責任」在哪裡?

最後,我要告訴您們,我是屬於一群想要淘汰PVC產品的全球環保人士中的一份子,也就是要求淘汰PVC,不只是我ㄧ個人的心聲,而是一群人的心聲,而且將是全球的潮流。國外已有一些大型零售業者聲明要淘汰PVC產品了,包括美國的Target、英國的Marks & Spencers。希望來自法國的貴公司,也能加入這個環保行列,站到我們這邊來,是盼。

Output3

[延伸閱讀]

什麼是PVC?

加入反PVC的行動

前言:「我們」所指族群,包含了台西沿海的士農工商、男女老少,更包括未來繼續誕生、成長在這塊土地的後代。而「我們」絕對是大於股東們的絕對多數,卻也是最安靜的一群。



[政策護航下,一定要做的開發案]


國光石化 明年3月一定動工

(摘自經濟日報2009.05.08 記者何孟奎報導)
經建會指示國光石化投資案明年3月一定要動工,國光石化大股東中油董事長施顏祥表示,會盡最大努力。


為加速推動國光石化投資案,經建會主委陳添枝日前邀集相關部會進行跨部會協商,指示經濟部工業局全力推動,「明年3月一定要動工」,預估環境影響評估報告本月提出後,可望在明年1月初通過,經濟部也將協助進行工業區報編及解決用水問題。

國光石化是馬蕭團隊相當重視的投資案,府方及院方都多次強調「一定要做」。此案原為政委朱雲鵬的業務,朱雲鵬請辭後,行政院長劉兆玄將朱雲鵬負責的業務包括陸資來台、經貿特區、六輕五期等交由陳添枝接手。陳添枝也立刻就國光石化一案,邀集各單位開會,顯見其重視程度。

中油董事長施顏祥表示,國光石化是重大投資案,能否通過環評是相當重要的關鍵。國光石化在跨部會議中表示,為達到二氧化碳減量,製程將採取最佳可行性控制技術(BACT),採用新設備後,排放的汙染量會少很多,有利環評審查。

在工業區報編程序方面,官員指出,國光石化將落腳彰化大城工業區,只要提出申請,行政院即可依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第23條進行核定,應該沒有問題。

跨部會議中,與會者都認為相關建設應該配合,並希望資源能做好整合。

用水方面,經濟部水利署在會中表示,這部分應該沒有問題。至於填海造陸,施顏祥表示,國光石化要填海造陸3,000公頃,這部分跟麥寮很類似,過去已有技術,中油將盡最大努力,協助國光石化投資案順利進行。

國光石化也在會中提出規劃案指出,投資案將分兩期進行,第一、二期分別投入4,000億元,第一期從民國98至104年,若以95年國內生產毛額為標準,預估全數完工後,可增加經濟成長率1.8個百分點。全案預計明年3月動工,預估先投入100億元,可創造2,000個就業機會。 (全文閱讀

[環評問題在哪裡]

雲林離離島工業區 環評未過工業港先闖關

(摘錄自環境資訊中心 2009年5月7日,呂苡榕報導)

雲林縣政府建設處處長施克和提出,開發單位應該釐清環評順序,離島工業區的四個案子應
該有先後順序,工業區環評需要重審,但位在工業區內的港口卻獨立分割送交環評,這樣的處理方式讓人一頭霧水。對此,環評會主席顧洋表示,由於環評會議沒有權限去質疑送審案件的順序,因此工業局將案子送交環評委員會,他們就必須審核。

20多年前雲林沿海地區劃歸為工業區,台塑六輕進駐當地。台塑四輕早已將雲林空汙和水汙的配額用盡。國光石化進駐雲林,將會與台塑產生排擠效應,讓台塑六輕開發困難重重。在國光石化可能落腳彰化的情況下,工業港早已無其必要性,施克和表
示,合理的懷疑,搶著讓工業港進入環評程序,或許是為了讓工業港環評被擋下後,國光石化只能移往彰化,六輕五期將能順利進駐當地。

環評審查程序錯亂狀況突顯目前環評制度上的問題。中部地區是台灣環境汙染最嚴重的地
方,空氣品質早已超過標準值,陳秉亨說,同一個地區的建設案可以分開送環評,以單一個案而言,它們的汙染數值都維持在標準內,但環境汙染並不會只限制在一
個區域,這些開發案加總後對當地環境造成嚴重的傷害。

依環保署規劃,針對石化鋼鐵等產業的政策環評機制,2010年才會啟動,在這之前,此類離島工業區環評未過,工業港先送審的案例若持續出現,環保署仍得受理。如此的環評機制,能否有效為地方環境無法把關?值得思索。(全文閱讀)


[台西沿海即將失去更多]

世界地球日系列二:開發毒手 不放過台灣

(摘自立報新聞2009.04.22記者胡慕情)

2008年2月,國光石化環評審查時,因環評委員認為污染嚴
重,須進二階環評,國光石化於是撤案。同年12月,經濟風暴衝擊,行政院正式核定國光石化投資案為國家重大投資計畫,國光石化將座落彰化大城,將填海造陸
及興建工業港。彰化環保聯盟理事長蔡嘉陽擔憂地說,濁水溪口兩岸淪陷為高耗能高污染的產業聚落。台灣的魚米之鄉農業大縣,濁水溪兩岸的豐渥平原都將無可挽回。

大城濕地在2007年國家濕地評選過程中因為其特殊泥灘地和生態資源,原可順利公告成為國家重要濕地名錄,因地方政府到鄉公所為國光石化建設而強力杯葛,營建署最後只好將大城濕地除名。

國光石化犧牲的不只是濕地生態。1990年台中火力發電廠興建,為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最大的發電廠,加上彰濱工業區開發,中部地區整體空氣品質惡化。據環保署的監測數據顯示,中部空品區屬三級防制區,意即懸浮微粒、臭氧管制都嚴重超過空氣品質標準。

國光石化主要設置煉油廠、乙烯廠,未來用水量驚人,將衝擊當地水資源。蔡嘉陽指出,一旦通過開發,農業用水將再被調撥給國光石化使用,屆時濁水溪沿岸灌溉用水何處尋?

此外,工廠將排放巨量揮發性有機汙染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但環保署並未針對此地進行總量管制;為了國光石化驚人的耗電量,在彰濱工業區屬鹿港行政區的
崙尾區南端,則有台電提出的「彰濱火力發電廠」開發案,環保健將粘錫麟直指:「彰濱火力電廠在鹿港,是豬舍蓋在我們家客廳旁。」

2004年,彰化福興鄉已被檢測出鮮奶中戴奧辛含量偏高,導致當地種植牧草農地一片荒蕪。當地酪農無奈表示,若國光石化再開發,「只能無語問蒼天」。

台灣能源使用大戶如石化、鋼鐵、水泥業,不但耗能、耗水,依往例更無法促成「永續」的經濟成長。蔡嘉陽痛心地說:「但環境污染成本總在經濟發展過程中被忽略。」國光石化預計在5月份送件、6月進行環評審查,將考驗環署為環境把關的能力。(全文閱讀

[政府的經濟發展政策,我們和後代子孫要賠上多少?]

大投資 大溫暖?之 石化篇

(摘錄自公共電視-我們的島專題採訪)


台西海岸,蚵農今年的蚵苗無法收成,下游東石蚵農特別來了解問題。蚵農表示,自從六輕蓋了之後,蚵苗生產量越來越差。一個六輕已經讓他們生活困難,如今台塑大煉鋼廠與國光石化公司,又打算進駐,蚵農說,這是死路一條。

台西海岸的現況,堤防內是一大片文蛤養殖區,在榮工公司填海造陸的南端則有牡蠣養殖區。台西北邊已經有個六輕,台塑大鍊廠已經填海造陸一半的土地,國光石化也計劃填海造陸,並且建造新興工業港,面積總共2,121公頃,這將會徵收文蛤養殖區大部分的土地以及牡蠣養殖區。

國光石化幾乎把所有養蚵產業的海域納入開發範圍,台西蚵農幾乎無法維生,對台灣整個養蚵產業的衝擊更大。台西蚵苗產量占全省的2/3,嘉義的東石、布袋到台南,甚至是離島的澎湖、金門都來這裡買蚵苗。蚵農說,養蚵這個傳統產業可能要滅絕,未來要吃蚵,可能就要從大陸進口。


灣的石化產業到底何去何從?又該發展到怎樣的程度?中研院經濟研究院研究員梁啟源認為,石化產業的規模應該縮減,只做內需,才有產業帶動效果,如果直接出
口就沒有這個效果了。目前,台灣五大石化產品的出口比例是79%,台塑六輕的油品大部分是外銷。台灣是生態相當敏感脆弱的島嶼,從後勁居民的痛到台西蚵農
和漁民的無奈,經建部門是否看得到,在石化產業的背後,犧牲了多少?

當石油存量只夠全世界使用40年,台灣卻仍舊鼓勵石化產業,地球公民
謝會執行長李根政認為,石油危機正在發生,原油一桶快破100元美金,這是中油轉型的契機,轉向綠色能源產業。台灣沒有條件蓋輕油裂解廠,五輕應該關廠,
石化廠遷去雲林、彰化,也是汙染當地人,我們必須由整個人類的文明重新省思。(全文閱讀

(作者: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四年級 梁升銘)

麥當勞的工作

1997年,學生曾在麥當勞打工過數月;當時的時薪是一小時新幣67元,到吃飯時間會供應餐點(套餐一份,任選)。對一個初出社會的年輕學生而言,待遇不算太好、也不是極差,可是,最吸引打工族加入麥當勞行列的,大抵就是每家分店內盡可能營造起來的和諧、歡樂氣氛;然而,在每日的例行工作中的確存在許多令人無法認同的狀況:廚房內滿佈的油煙、各種食用/非食用的消毒水(非學生捏造,的確有「食用級消毒水」這藥劑)、桌椅與器具表面上很乾淨但實際上的衛生卻令人作噁……等。另,如同「卯上麥當勞Mcliable」影片中所述,在廚房裡各種食物的調理都是透過事先設定好的機具自動完成,工作人員僅須將材料放置妥當、再按下按鈕即可,除非真發生人力不足的狀況,否則,任何一名工讀生的離職真的都不會影響廚房內的運作-大家真的都只是一顆小螺絲,壞了、不見了?補新的就好,無所謂。

另,學生要提醒大家,進了速食店或飲料店千萬別讓他們在飲料裡加冰塊。雖然用以製冰的水源通常都沒有問題,但儲冰、舀冰的設備或器材,要不就是幾百年都不洗、髒得要死,要不就是像麥當勞那樣,全部的冰杓都用「食用級消毒水」洗過、泡過。想吃冰塊?為了身體健康,請自己回家做!

只有麥當勞?

在影片以及其他諸多的報導、資料中均曾提到,麥當勞所採用、購買的食材在生產過程中是如何地對環境造成破壞,然而,在今日以「公司」體制為主、以追求利潤為唯一目標的商業環境中,許多的企業其實都正在從事相同的行為。石化廠的廢氣、電路板生產線的廢水如何?美其名曰使用再生能源,但在生產太陽能光電板時所產生的化學與重金屬污染如何?諸如此類。學生以為,可能,麥當勞要對環保團體提告只是出於一種莫名的委屈-大家(所有的公司)幾乎都是這樣在做事,為什麼你們只針對我?現今的情形是,在各個賣場或便利商店中充斥著各種類型的垃圾食物,路上舉目所及的各個飲料攤、販賣機當中也盡是一些對人體有害的化學飲品,大部分的市井小民照吃、照喝,不但不理會各種環保、醫療與消費者保護團體的疾呼與警告,反而一昧地跟隨偶像或廣告的宣傳持續購買該等垃圾食物或化工飲料。或許,麥當勞提出告訴的實際理由真的只是如同小學生般的想法:「別人都可以,為何我不行?」

地球環境的傷害肇因於跨國公司的自私還是無知?

在《商業生態學》一書中提到,眾「公司」都應該要為了改善、保護地球的生態環境而努力,然而,作者似乎忽略了一點:公司的組成份子是「人」,真正的環境破壞應該是肇因於人類的自私本性、而非僅由於公司治理中「唯利是圖」的經營策略。身為靈長類的人,在整個食物鏈中幾乎毫無天敵,即便偶而有瘧疾、瘟疫等大規模的疫病發生,也總是能迅速地研發出相應的治療技術;既然能克服「物競天擇」的定律,又怎麼可能向整個大自然屈服?一小群人會為了耕作而放火燒掉大片森林,吾人又如何能期待跨國公司能花費心力進行環境保護?所謂的「跨國公司」,其本性不就是剝削落後地區的天然資源與廉價勞力、再向較先進的消費國家兜售成品或服務?在人類私心的運作下,套用一句某位政治人物先前在公眾場合的疾聲高呼:「我錯了嗎?」

言論自由?良心發現!

Mcliable一案中,學生以為,與其說是因言論自由受到侵害而導致接續之訴訟,不如認其為少數有識者初步的良心發現。肥胖者滿街是、癌症病例增加,究竟有多少人膽敢或願意將實際的原因公諸於世?如《商業生態學》書中所提及,公司存在的目標本即為獲利,且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各公司無不設法擴張其在各層面之影響力。在強大的政治壓力與經濟實力之下,究竟有多少的媒體、甚至是一般人民願意挺身而出將事實公諸於世?大家只敢稱讚王永慶是多麼地節儉、努力,有沒有人能告訴老百姓台塑集團一天能製造出多少污染物?媒體三天二頭報導郭台銘的新婚妻是如何美麗、新生女兒是多麼可愛,有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指控鴻海的工廠一年要製造出多少噸的重金屬廢水、會害死多少家庭的妻子與女兒?

受測主體:台塑六輕

對他人感受無動於衷:傷害勞工

 

1.            台塑六輕自民國90年起,每年平均發生二至三起重大工安事故,廠商常未主動通知相關單位,如民國96年5月31日氣爆事件,造成三人重傷,台塑不只沒有主動通知雲林縣政府,更阻止地方消防單位進入,地方政府無法掌握災害情況,危害廠區人員與附近居民。

2.          台塑六輕引進大量外籍勞工,總數約佔全場員工40~50%,排擠本國勞工工作權益。

 

無法維繫長久關係:傷害人體健康

 

1.            六輕設廠之後,大量增加當地環境汙染程度,臭氧、懸浮微粒、揮發性有機氣體等空氣汙染物時常超過國家標準,嚴重威脅雲林沿海居民身體健康,汙染事件也常導致附近國小學童必須戴口罩上課。

2.            六輕設廠之後,汙染附近水質,麥寮、台西附近水產養殖業育成期延長,收入較其他地區業者相比,減少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台塑六輕從未賠償養殖業者之損失。

3.          工業局曾作出報告指出,離島工業區限量核可的汙染物濃度總量,以達到影響人體健康的上限,台塑集團無視此報告,繼續推出六輕五期、台塑煉鋼等汙染性工業計畫。

 

罔顧生物安全:傷害動物

 

1.        台塑六輕位於濁水溪出海口,為世界自然保育聯盟(IUCN)認定,瀕臨絕種生物中華白海豚重要棲地。台塑不只未提出任何保育措施,並繼續推動台塑煉鋼、六輕五期等工程填海造地,大量破壞中華白海豚棲息地。

2.      為供應台塑六輕、台塑煉鋼用水,興建湖山水庫,破壞八色鳥等保育類生物之重要棲息地。

 

無法產生罪惡感:危害生物圈

 

1.        台塑六輕排放之溫室氣體佔台灣全國總量四分之一,約全世界千分之二點五,未來台塑煉鋼尚會增加台灣全國總量百分之六的溫室氣體排放量。

2.      為供應台塑六輕用水所興建之集集攔河堰、湖山水庫大量減少濁水溪流域生態基流量,導致河川生物棲息環境嚴重惡化。

 

無法遵守社會規範與法律

 

1.            台塑自設廠自今,遊走法律邊緣,一再違反環境影響評估結論。如最初的不能在沿海抽砂、應分區開發、隔離水道等,最近則違反當年用水量之環評承諾。

2.          台塑集團營收上兆元新台幣,從未落實當年設廠時對地方發展的承諾,對於受汙染衝擊最深的雲林沿海居民,也未有任何醫療或健康檢查等補償措施。

 

不誠實:為了利益一再說謊欺騙他人

 

1.            台塑六輕一再違背環評結論與承諾,運用財團影響力,逼政府使之就地合法。

2.            台塑煉鋼環評過程,一再隱瞞現有汙染數據,選擇性引用健康影響之數據,甚至環評報告出現嚴重錯誤,嚴重誤導環評委員。

3.            台塑六輕從未落實當年設廠承諾,於台塑煉鋼說明會與環評會中,再次老調重彈,重新以類似當年六輕設廠的承諾,試圖說服地方居民支持其發案。

4.          在環評會議多次否認廠區周遭海域有中華白海豚存在,甚至因此引發在環保署審查會議中,第一起暴力衝突,導致前環評委員受到支持台塑煉鋼設立之雲林縣議長毆打。

 

企業人格診斷結果:精神變態

台灣引進移住勞工(註1)以來(以往稱外勞,以下以移住勞工或移工稱之),不斷發生資方剝削勞工權益的事件,例如日前高雄捷運泰國勞工的薪資苛扣、生活管理及勞動條件等問題,而該事件絕非個案,另一刻意被官方低調處理的案件則是今(2005)年8月2日台塑麥寮廠菲籍/泰籍勞工被資方毆打案,全案透過勞工人權團體揭露後,勞委會歷經3個月的調查,至今未公布懲處結果,多數人權團體已經積極採取抗議行動,而主流媒體上未見後續相關報導。

事件起因於台塑六輕麥寮工業區菲勞因罷工被毆打並遭驅逐。今(2005)年7月14、15日,雲林台塑麥寮工廠的菲勞,為抗議非人道待遇和剝削,聯合發起罷工,其中有16名菲勞在事發後於8月2日遭到遣返,但在遣返當天,有4名菲勞在場區內遭到保全人員毆打,而在送往機場時,又有2名菲勞再度被毆,傷勢嚴重,其中菲勞Gil Lebria因極需緊急醫療救護,在飛機轉機香港時被送往當地醫院治療。

10月27日上午,遭到毆打驅逐的菲勞Gil Lebria在各方的協助下,返台指控台塑。他指出7月14、15日兩天勞工集體罷工的原因包括:1.移工被違法扣薪2.每月實際上只能拿到極少的生活費3.完全沒有室內食堂,不論晴雨都需露天就食4.因為移工實際能支配薪資極其有限,常向中鼎公司員工Jerry Tan經營的商店貸款,而這家店居然對每筆貸款收取10%利息 5.契約所載雇主與實際雇主不符。

Gil Lebria說明,他經菲國仲介至台灣工作,簽下契約但合約雇主竟分屬台塑、包商及仲介公司,其中包商又外包給中鼎、三星(Samsung Engineering)等不同公司,為什麼移工要為包括中鼎及三星在內的不同包商工作呢?這項措施合法嗎?勞委會認可嗎?許多工作規則有無數罰款條文,且移工在被強迫簽字之後完全無副本。所簽下的規定內容包括私人持有包括收音機、CD隨身聽內任何電器用品罰一萬、到泰勞區買啤酒罰五千。日前兩名菲勞外出買啤酒,被管理人員扣留員工證及出勤卡,要求以一千元贖回。不讓外勞持有工作規則、以及工作規則內容過苛,這都已明顯違反基本勞工法。

Gil Lebria指出那些扣薪的名目,多半是付給仲介加上不明的文件費,包括菲律賓仲介與台灣仲介的仲介費(有一些被捏造為借貸)、健保、外僑居留證(ARC)、文件、稅金、每月的扣款以及一項不明的扣款(之後台塑向他解釋為十一天的病假,但他實際上只有請兩天病假)通通加起來總共是新台幣14,842元。Gil Lebria說:我們的月薪是新台幣15,840元,所以我們必須加班工作才可掙得任何一毛錢。從過去的薪資紀錄(他從口袋中拿出他的薪資單)-Gil Lebria說:我總共只有拿到台幣3,462元。

7月13日Gil Lebria與幾名菲勞開了一次會。在1800多位菲勞中有600個工人同意第二天將有一個自發性的罷工行動,雖然罷工行動後,台塑釋出善意,但沒想到8月2日就遭到麥寮廠管理人員毆打與他在內的四名菲律賓勞工,並將他們連同其他十二位片面終止契約、強制遣返回國。在8月2日之後,已經有超過200名菲律賓勞工因為不堪忍受惡劣的勞動與生活條件而辭職。

事件發生後,勞委會李應元主委在8月25日時到台塑麥寮廠視察,但並非真正解決問題,僅說明將直接打電話給台塑總經理,並且會邀請工會到台塑實地訪查,9月22日,副總統呂秀蓮前往麥寮工業區視察,但主要媒體並沒有報導菲勞被毆事件,隨後10月27日所有聲援麥寮工業區菲勞的台灣團體不得不向行政院陳情,希望公正、有效率的完成調查工作。然而媒體將事件描述為「台塑薪資發放單未以英文明細說明、對照,引發菲勞誤會所致」,勞委會職訓局外勞組陳博宜專委在11月25日的一項記者會中表示,台塑六輕廠曾經因為未提供外勞母語的薪資單而被罰款新台幣六萬元,刻意將毆打與違法扣薪事件模糊處理,外界並不清楚毆打案的真正起因。
10月20日左右,台塑資方甚至還企圖說服廠內移工另外簽下一紙附帶契約(side agreement),以將其不法的扣薪合理化,並將送請勞委會核准。
這份契約裡包括:
1. 入境台灣的文件手續費新台幣10,000元。
2. 仲介費。
3. 需要付給菲律賓仲介的剩餘款項。

另一名菲籍勞工邁可‧皮卡爾達(Michael Picardal)被資方當作拒簽的帶頭者,並曾於11月4日、16日及25日三度被管理人員帶離宿舍及工作場所,一直到現在,台塑六輕廠移工的加班費依然總是遲發,尚未列入廠內數量高達3,189人的泰籍勞工的薪資及扣除額內容。

於12月11日參與反奴工遊行的人權團體表示,台塑麥寮工廠菲勞之所以抗
爭是因長期受到欺凌,並且六百位菲律賓勞工因為不滿違法扣薪以及其他多項問題長期未能獲得解決,他們將重申10月27日發出的聲明稿,並持續監看後續調查進度,公告週知。10月27日發出的聲明稿內文如下:

我們提出以下幾點要求:
1. 調查並嚴懲這項卑劣之舉的幕後主使者以及實際打人的罪犯。
2. 對仍在台塑六輕麥寮廠內工作的目擊證人,保護他們免於台塑公司及其承包商的任何報復行為。
3. 對台塑六輕麥寮廠所發生的不公及非法事件組成調查委員會,並包括由我們推薦的非政府組織及個人代表。上述委員會應在正式開始調查一週前告知台塑六輕麥寮廠全體移工,台塑公司並不得對任何移工展開報復或監視。
4. 中鼎公司員工所經營商店應立即停止對移工收取貸款利息。
5. 取消一切非法扣薪、取消一切附帶契約。

發起聲明相關團體為:
亞太移工組織(Asia Pacific Mission for Migrants)
東吳大學人權學程
勞動人權協會
新事社會服務中心
台灣外勞行動
台灣人權促進會
關懷外勞之宗教界人士

相關參考文章
»龔尤倩。〈移住勞工不是代罪羔羊!〉火星報第三、四期合輯
»唐曙。〈關於麥寮移工衝突事件〉,火星報第三、四期合輯
»台灣外勞行動部落格,2005.10.27。〈為在台塑六輕麥寮廠被毆打並強制遣返的外勞討回公道!正視外勞合理的抗議!〉
»台灣外勞行動部落格,2005.11.7。〈破報英文版對台塑麥寮事件的報導及中文翻譯〉
»台灣外勞行動部落格,2005.11.16。〈保護Michael Picardal及台塑六輕廠全體外勞!〉
»中華資訊網,2005.10.27。〈菲勞勞委會前再控台塑〉
»苦勞網移工專題
»唐曙,2001.10.13。勞動人權網/勞動人權協會機關網站
»南方電子報‧台灣外勞行動部落格

註1:所謂移住勞工(Migrant workers),是媒體上稱呼的外勞,由於外勞一字經過穿鑿附會產生負面意義,因而使用移住勞工,去除負面印象並強調勞工移居與工作在本地之特別身份。

2006年3月6日中午,台塑麥寮六輕工業區發生氣爆事件,因為台塑石化公司的煉油部煉油二廠正進行年度歲修,其中一座加氫脫硫廠工人在更換「觸媒轉換器」時,發生氣爆,火勢燒毀廠內石棉瓦,並造成1人死亡,5人受到45﹪~75﹪燒燙傷,均目前在嘉義長庚醫院,此次傷亡者皆為台灣工人。肇事原因目前正由勞工局會同勞委會中區勞檢所勘查中。

雲林縣勞工局指出,麥寮六輕工業區有四十多家廠商,單是台塑石化公司,這五年多來,已經發生過十起工安意外,90年1起,91年及92年各2起,94年則有4起,每1起各有1人死亡,6日發生的氣爆事件則造成1死5傷,累計10人死亡。勞工局長張耀文表示,這些工安事故的發生單位多數是台塑石化公司下游的承包廠商。根據勞工安全衛生法第16條規定:「事業單位以其事業招人承攬時,其承攬人就承攬部分負本法所定僱主之責任;原事業單位就職業災害補償仍應與承攬人員負連帶責任。再承攬者亦同」,故台塑石化對於傷亡的工人,仍須負連帶責任。

新聞出處:

台塑六輕工安意外 觸媒卸裝不慎起火 工人1死5傷(2006.03.07)東森新聞報)

縣府要求六輕把關(2006.03.08自由時報雲林地方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