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陳玉峰

九成的造林失敗

  今年二月,台大森林系名譽教授焦國模在「台灣林業」第廿八卷一期撰「天然更新此其時矣」一文,其引姚鶴年著作,說是
依據1993年林務局統計的歷年造林業績,自「光復後林務局造林有320378公頃,實存266600公頃,註銷53778公頃;其他機關在國有林地內造
林122709公頃,實存91569公頃;以縣市政府名義執行之公私有林造林面積為626412公頃,實存328697公頃,註銷297715公頃」,準
此合計,自國府治台至1993年為止,以政府名義造林者1069499公頃,實存686866公頃(64.2%),註銷了382633公頃
(35.8%)。

  焦文又引述宣稱,由林務局造林且註銷的53778公頃當中,消失理由是因為達成伐期而收穫者只有5454公頃,僅佔約十分之一,也就是說九成的造林失敗。

  林務局註銷掉的造林比率約為16.8%,而林務局為全國最具林業經營專業及實務經驗的單位,卻有九成的造林確定失
敗;全國以政府名義造林者,註銷掉的造林面積比率高達35.8%,則全國造林的失敗率幾何?2002年9月,行政院擬召開「研商造林政策及其執行檢討改進
事宜」的會議通知,由農委會提出的資料指出,「光復迄今,已完成國有林造林352700公頃」、「1992~2001年期間,平均每年輔助各縣市政府造林
經費為一億八九○三萬元」、「1997~2001年全民造林面積25019公頃,花費52982億元,成效十分豐碩」,夥同其他資料,全盤肯定歷來造林的
「豐功偉業」,更否定民間長期以來對造林政策及實務的批判,將所有民間舉實例的質疑推得一乾二淨,最後強調「今日不造林,明日會後悔」。至於開會目的重點
的「檢討改進事宜」,幾近不著一墨,這就是新政府的「戰鬥內閣」?既要檢討改進,為何隱藏整個造林政策的最重大問題或關鍵,為何不敢面對歷來造林失敗的事
實?全國最腐敗的單位非農委會莫屬?台大森林系畢業的劉炯錫教授,撰文抨擊其同門師兄弟的林業官僚為「老千集團」,全民造林政策根本是造孽、造業,且台灣
並無營造經濟林的條件,一批封建時代的「門前帶刀侍衛」卻不斷在報端胡說八道、顛倒是非。可歎的是,政府真無水、土、林人才,重用的仍然是前朝「老
千」? 

花多少億兆造林,成林回收的獲益有多少?

  既談林「業」,總離不開最大利益與成本分析,試問政府,國府治台迄今花了多少億兆造林,成林且回收的獲益若干?國家
林業研究系統耗損多少國庫,檢討失敗林地的報告幾篇,真正有益、有用、有學術價值的成果幾字,一個字成本多少?當今有良知的林業從業人員皆知,台灣根本沒
有營造經濟林的條件;筆者長年訪談林業界近最高階、經驗老到的退休前輩,選錄幾句原汁不加料的話(口訪、錄音、整理成文字):「…天然林砍過,微氣候就變壞,再造人工林是很困難的;天然林不砍是對的,砍完一切就變化掉了,土壤也沖刷掉,生物生態全面改觀,人再種樹,也無法回復原來高聳的森林」;「造林?種得活早就種了,種不活的再怎麼種也活不了…種不活的地,就長出天然灌木、草類,人再怎麼種,小小株,撫育期六年一過又死光光」;「現在林務局要找新植地何
處覓?民國九十年林務局有十億元後期撫育經費,全台灣要新植的土地,找來找去,包括縣市政府公有地不過五百公頃而已(不包括全民造林)…」;「造林就得整
地,整地就會破壞…」。筆者花了21年時程,長期記錄玉山國家公園塔塔加遊憩區的造林,定點拍攝、設置樣區調查,而造林單位前後立牌「昭告天下」者
如:1981年3月造紅檜10.62公頃;1981年造紅檜3公頃;1985年造外來家具樹種0.46公頃;1994年進行菌根接種試驗;1996年設長
期生態研究網試驗站;1997年利用全民造林經費,再造6.7公頃針葉樹。然而,造林木幾近死光光,自然界逕自更新的華山松與台灣二葉松等,卻約在
1988~1991年間大量萌芽,且迄今更新種苗不斷,大約20年來,該地由高地草原演替為松類疏木,且生機旺盛。該土地代管理單位於1993年6月的
「和社區1500公尺以上造林地概況及歷年育林費用表」紀錄顯示,花了二千六百餘萬元當年幣值,平均每公頃育林費用為74089.8元,絕大多數苗木滅
絕,卻在「現況欄」填寫「林相尚可」! 

恢復茂密美林,何需人類矯情造林

  谷關台電訓練所所在地,1990年筆者設置永久樣區調查,登錄每株樹及各項數據。2001年進行複查得知,樣區內
1996年賀伯災變,遭受土石流沖毀樣區一角,而由不毛之地再度次生演替,不到五年時間林相恢復,山黃麻胸徑達14.3±7.5公分,白匏子胸徑
5.0±2.4公分,水麻胸徑6.2±2.9公分,而喬木樹高10公尺上下。
上述舉例,塔塔加區海拔2600~2700公尺,約20年形成松林;谷關區海拔約800公尺,4~5年恢復茂密美林,何需人類矯情造林?筆者多年林野調查
的事實,無法相信此乃廿、廿一世紀文明台灣,為什麼都是一批批完全沒做過現地研究的官僚、專家,信口開河,說什麼「次生演替太緩慢,要造林才能綠化」;依
塔塔加區造林成本粗估(精確而言,不能如此計算,應由歷來台帳一筆筆計算,再算相當於今之幣值多少),光復至1993年,台灣政府造林經費約為792億?
若以林務局註銷掉的林地計算,且一公頃以造2000株苗木為準,則一株可成長的苗木成本為370元,但不包括苗圃時期的花費;若以位於中海拔的紅檜而言,
筆者調查尚未死亡的造林,20年餘,高仍滯留一公尺餘、胸徑小於0.5公分。如果,將每年數百億的治山防洪,乃至山地一切公共安全設施一併計算,再評比當
初營林所得,則天文數字的虧損,荒謬得誰能接受?
筆者在林野每每有錐心之痛,常暗自反智地祈禱,但願我之所見僅是惡夢,但願我長年書寫數百萬字的控訴皆為假。不幸的是,件件鐵的事實依然殘酷,什麼樣的宗
教信仰讓我寬容這種公權?如果台灣山林劊子手的話可以接受,大概也可寬容希特勒之屠殺猶太人、日本軍閥之南京大屠殺!如果我們對邪靈、罪惡、謊言一無所
知,我們也保不住任何人類的善良與美德!
今年4月以降,行政院政務委員頻頻來電,要筆者參與水、土、林、國土規劃多如牛毛的會議,甚至提議要筆者與營林派官僚、學者在院長面前「辯論」,想我十餘
年來與伐木派激辯、咆哮不知凡幾,換個政府依然要我面對一批批指鹿為馬、空口胡說者,進行口水泡沫、無是無非?山林土地是件事實,不是理論,更非妄想症的
虛擬實境所能代替。唉!要對並不存在的事實進行辯論,實在是種精緻的愚蠢!所謂新政府的水準僅止於此? 

  筆者殆已放棄與政府對話的想法,但從未放棄生為這片土地子民的基本責任與天債,故而在此回覆行政院長,不日將寄上
20餘年自費實證的研究報告。一息尚存,一件件土地生靈的悲喜劇仍將忠實記錄。筆者更相信,所謂科學研究,就是腳踏實地的做誠實事、說誠實話! 
(2002-10-22)

Worship_med

以下中文文章轉載自三月份MY
LOHAS生活誌

圖片與原文文章出自sins of greenwashing網站
這裡還有更多漂綠商品調查報告(英文)

加拿大環保研究機構TerraChoice發表了一則關於「6個漂綠的真面目(The Six Sins
of Greenwashing
)」的研究(註2),他們調查6大類、1千多種不同的商品,發現以下也適用於「樂活漂白」的6個「假樂活的真面目」:

1.
隱瞞事實:許多標榜「高效能」的電子商品,其實都含有有毒物質,有
57%的製造商就不符合環保的標準。

2. 沒評沒據:某些宣稱通過有機認證的洗髮精,往往提不出可信度高的證明文件,有26%的廠商即掛著假認證欺騙消費者。

3. 含糊不清:號稱100%純天然的商品中含有像是砷或甲醛等有毒物質,有11%的商品即不符合「純天然」的標準。

4. 文不對題:早在20年前,美國就已禁止使用氯氟碳化物,在抽查中有4%的商品卻仍標榜「絕無添加氯氟碳化物」,毫無意義。

5.
謊言欺瞞:
許多商品自行宣稱通過國際環保認證,像是Ecologo、Energy Star或Green
Seal,在10樣商品中就發現這類不實謊言。

6.  兩害相權取其輕:在原本就對人體有害的商品上加上環保字眼,像是「有機香菸」或「環保殺蟲劑」,有17樣商品即有這種現象。


如何對付「樂活漂白」

研究、研究再研究:仔細研究商品包裝吧!你了解包裝上所有用字嗎?這些訊息對你而言是否有意義?假使你有疑惑,就請教店員或是上網查詢吧!

選擇與你志同道合的店家 通常一間真正的LOHAS商店絕對是相當透明化,且樂於與你分享相關資訊。這些店家擁有良好充足的資源,且必定提供令你滿意的服務。

拒絕味精並要求有機食材:味精是中國菜中普遍被運用的調味料,但研究顯示,味精會導致肥胖甚至引發其他病變,所以,向味精說「不」吧!

檢視廣告背後的意義:留意商品是否真正天然有機、可回收、實踐公益與減少浪費。假如商品只是單純看起來很LOHAS,且店家無法回答你的疑惑時,很有可能這就是「樂活漂白」。

 

1
漂綠(Greenwashing)一詞最早出現在90年代初,意指那些宣示環保,自稱對環境付出努力,實際上卻反其道而行的單位、組織或活動。像是某些花大錢塑造環保形象的公司企業,即濫用「綠色」概念,對消費者灌輸不實訊息。這名詞應用到LOHAS上,即成了「樂活漂白」(LOHAS-washing)。

2
TerraChoice
位於北美研究環境市場的機構,並協助公司行號邁向永續發展。2007年發表The Six Sins
of Greenwashing
研究,引起廣大迴響。本議題官方網站:sinsofgreenwashi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