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F2834 麥當勞為了將公司形象塑造為「充滿愛心」和「關懷環境」,以及享用食物的樂園,每年斥資超過十八億美元在全球進行廣告和促銷,並以玩具和新奇的小東西為餌,誘使小朋友拖著父母進入彀中。但在「麥當勞叔叔」笑臉的背後,卻存在著醜陋的事實:就像所有的跨國企業一樣,麥當勞所關心的,只是金錢,只是如何竭盡所能吸引顧客,賣出產品,創造利潤。麥當勞在其年報中談論到「全球優勢」('Global Domination'),希望在全世界廣設分店。可是,麥當勞全球版圖的不斷擴張,卻意味著各地社區更顯單調,較少選擇,以及地方特色遭到侵蝕。

 

推銷不健康的食物

麥當勞將其食物渲染為「具營養價值」,可是在實際上,不過是堆垃圾食物罷了。脂肪、糖、和鹽,含量高得驚人,纖維和維他命卻少得可憐。這樣的膳食型態,容易引發心臟病、癌症、糖尿病、以及其他的疾病。麥當勞的食物也含有許多化學添加劑,其中有些可能會導至兒童的健康不良,甚至會造成過動症。我們也別忘了,肉類食品是大多數食物中毒事件的主因。英國在一九九一年就因為麥當勞的食物而引發了食物中毒事件,而受害者在事件中產生嚴重的腎衰竭。隨著現代化集約飼養技術的發展,其他疾病,如狂牛症,也已威脅到人類的性命,而這些症病正與化學殘餘物及違反自然的作法惜惜相關。

 

Ronspot_standbig

剝削員工

速食業中員工的薪資都相當低廉。麥當勞即使員工工作時間相當長,也不會因此支付加班費。更因為保持高利潤和維持低薪資成本的雙重壓力,因此須縮減員工數,導至人手不足,而員工便必須加倍努力,加快動作,工作意外事故(由其是燙傷)也就履見不鮮。在麥當勞工作的員工,大多是沒什麼工作選擇的機會,因此常被迫忍受這樣的剝削,甚至還不得不「保持微笑」!難怪麥當勞的員工流動率如此高。因此,他們的員工根本不可能組成工會,爭取更好的工作待遇。這倒也稱了麥當勞的意,因為麥當勞自始至終都是反對工會的。

 

劫貧濟富

貧窮國家中廣大的土地都用來種植經濟作物或豢養牲畜,或用來種植穀物,作為牲畜飼料,使西方世界有肉品可吃。這樣的作法,卻使得地方性食物需要遭到犧牲。麥當勞不斷推銷肉類食物,鼓勵民眾多吃肉,如此越來越多的食物資源便因而遭到耗廢。七百萬噸用來飼養牲畜的穀物,所生產的肉和其他副產品,卻只
有一百萬噸。每個地區若能以鮮蔬為主食,並妥善分配使用土地,那麼在食物上幾乎都能自給自足。

 

Cartoon_hburgurizing_large

危害環境

全世界各種生物賴以維生的森林,以駭人的速度不斷遭到跨國企業的破壞。麥當勞至少也已被迫承認,他們所使用的肉牛,是豢養於遭到砍伐的雨林地,如此阻礙了雨林地的再生。同時,由於跨國企業及其供應廠商對農地的使用,迫使當地居民不得不另覓他處,繼續砍伐樹木。

麥當勞是世界上最大的肉牛使用者。要供應牛肉產業,便須豢養牛隻,而豢養牛隻所產生的甲烷,正是全球溫室效應的主因。現代化的集約農業,便根基於大量使用化學製品,而這些化學製品正會對環境造成傷害。

麥當勞大量使用包裝,每年約有上千噸。這些包裝根本沒有必要,其中大部份都遭棄置於街道上,或囤積於掩埋場裏,污染我們的大地。

 

殘殺動物

麥當勞的菜單,都是數百萬隻牲畜遭到虐待和殘殺的「成果」。由於集約式的豢養,這些牲畜大多無法獲得新鮮的空氣和陽光,也無法自由移動。屠宰牲畜也相當殘忍,所謂的「人道屠宰」,根本就不存在。我們可以自行決定要不要吃肉,可是每年有好幾十億的牲畜遭到屠殺,只為了成為我們的桌上餚,這些牲畜根本毫無選擇可言。

 

審核制度和麥當勞誹謗案(McLibel

對麥當勞的指摘來自為數眾多的民眾和團體,所涉議題相當廣泛。在一九八年代中期,倫敦綠色和平(London Greenpeace)集結許多的指摘事項,並號召全球舉行年度「反麥當勞運動世界日」。之後於每年十月十六日,世界各地都會有示威抗議運動。


麥當勞每年在廣告上花費了大量的金錢,並威脅要對「仗義直言」的人採取法律行動,企圖壓制全世界的反對聲浪。已有許多人因為沒有錢進行訟訴,不得不放棄反對立場。但是海倫.史帝爾(Helen Steel)和大偉.莫里斯(Dave Morris)這兩位倫敦綠色和平的擁護者,卻勇敢地在英國高等法院一場重大的誹謗案審判中提出抗辯,更由於無法獲得任何的司法協助,只能自行充當辯護律
師。在審判過程中,麥當勞多方掩飾,許多的相關文件都拒絕揭露,而被告進行陪審團審判的權利也遭到否絕。僅管情況諸多不利,海倫.史帝爾和大偉.莫里斯仍扭轉情勢,並藉由將麥當勞營業作法付諸審判,而將事實的真相公諸於世(詳見卯上麥當勞DVD)。此年收三百億美元的速食巨人,現在在世界各地已遭遇越來越大的反對聲浪。勇敢抵抗恫嚇,捍衛言論自由,這是何等地重要!

 

您能做什麼?

我們能聯合起來,對那些有權有勢、主宰我們生活和我們地球的人物或機構,予以反擊,並能共同創造一個沒有剝削的美好社會。員工能夠組織起來,為自已的權利及尊嚴奮鬥,也有許多人已經這麼做了。人們越來越覺悟到:嚴肅思考我們及我們的下一代到底吃了些什麼食物?實在相當重要。貧窮國家的人民正組織起來,抵抗支配世界經濟的跨國企業和銀行。對於環境和動物權利,世界各地的抗爭和運動正方興未艾。和我們一起奮鬥吧!讓我們共同為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請將這些議題轉告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工作同仁。並請多多複印並傳閱此份傳單,使更多人能得知此訊息。

原文網站 mcspotlight.org

近日引起爭議和消費者高度矚目的「連鎖速食業者換油濾油標準」,
台北市衛生局
昨晚公布七家業者濾油、換油標準,包括頂呱呱、摩斯漢堡(安心食品)、漢堡王(家城公司)、麥當勞、拿坡里、達美樂、肯德基。業者回覆結果如下:

  • 麥當勞:依顏色、冒煙、食物油炸外觀、口味、油是否起泡等五標準判斷,但各店說法並不一致,業者雖說有紀錄,但有偽造紀錄之嫌。
  • 漢堡王、摩斯漢堡:未訂天數標準,分別根據試紙結果、比色法決定是否換油。
  • 頂呱呱:平均一至二日換油
  • 肯德基:一週約換油一至二次
  • 拿坡里:以物理觀測決定換油,另訂炸物營業額標準及最遲五天更換整鍋油。
  • 達美樂:換油標準包括單槽炸製兩千隻雞翅、炸油使用七天等

600_3 
新聞來源:麥當勞 看試紙比色 換油沒期限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9/new/jun/25/today-life2.htm

另《時代》週刊評出十大垃圾快餐食品,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產品均上榜。

  • 澳洲油炸乾酪

  • 肯德基炸雞

  • TacoBell全式沙拉

  • FiveGuys炸薯條

  • 麥當勞巧克力奶昔

  • Chop’t特色沙拉卷

  • 漢堡王的奧利奧聖代

  • AppleBee 培根芝士漢堡

  • 星巴克榛果熱巧克力

  • 唐恩都樂三明治

新聞來源:
美媒評十大垃圾快餐 肯德基麥當勞星巴克均上榜
http://big5.ce.cn/cysc/sp/info/200906/23/t20090623_19317779.shtml

(作者:東吳大學 法律學系 四年級 梁升銘)

麥當勞的工作

1997年,學生曾在麥當勞打工過數月;當時的時薪是一小時新幣67元,到吃飯時間會供應餐點(套餐一份,任選)。對一個初出社會的年輕學生而言,待遇不算太好、也不是極差,可是,最吸引打工族加入麥當勞行列的,大抵就是每家分店內盡可能營造起來的和諧、歡樂氣氛;然而,在每日的例行工作中的確存在許多令人無法認同的狀況:廚房內滿佈的油煙、各種食用/非食用的消毒水(非學生捏造,的確有「食用級消毒水」這藥劑)、桌椅與器具表面上很乾淨但實際上的衛生卻令人作噁……等。另,如同「卯上麥當勞Mcliable」影片中所述,在廚房裡各種食物的調理都是透過事先設定好的機具自動完成,工作人員僅須將材料放置妥當、再按下按鈕即可,除非真發生人力不足的狀況,否則,任何一名工讀生的離職真的都不會影響廚房內的運作-大家真的都只是一顆小螺絲,壞了、不見了?補新的就好,無所謂。

另,學生要提醒大家,進了速食店或飲料店千萬別讓他們在飲料裡加冰塊。雖然用以製冰的水源通常都沒有問題,但儲冰、舀冰的設備或器材,要不就是幾百年都不洗、髒得要死,要不就是像麥當勞那樣,全部的冰杓都用「食用級消毒水」洗過、泡過。想吃冰塊?為了身體健康,請自己回家做!

只有麥當勞?

在影片以及其他諸多的報導、資料中均曾提到,麥當勞所採用、購買的食材在生產過程中是如何地對環境造成破壞,然而,在今日以「公司」體制為主、以追求利潤為唯一目標的商業環境中,許多的企業其實都正在從事相同的行為。石化廠的廢氣、電路板生產線的廢水如何?美其名曰使用再生能源,但在生產太陽能光電板時所產生的化學與重金屬污染如何?諸如此類。學生以為,可能,麥當勞要對環保團體提告只是出於一種莫名的委屈-大家(所有的公司)幾乎都是這樣在做事,為什麼你們只針對我?現今的情形是,在各個賣場或便利商店中充斥著各種類型的垃圾食物,路上舉目所及的各個飲料攤、販賣機當中也盡是一些對人體有害的化學飲品,大部分的市井小民照吃、照喝,不但不理會各種環保、醫療與消費者保護團體的疾呼與警告,反而一昧地跟隨偶像或廣告的宣傳持續購買該等垃圾食物或化工飲料。或許,麥當勞提出告訴的實際理由真的只是如同小學生般的想法:「別人都可以,為何我不行?」

地球環境的傷害肇因於跨國公司的自私還是無知?

在《商業生態學》一書中提到,眾「公司」都應該要為了改善、保護地球的生態環境而努力,然而,作者似乎忽略了一點:公司的組成份子是「人」,真正的環境破壞應該是肇因於人類的自私本性、而非僅由於公司治理中「唯利是圖」的經營策略。身為靈長類的人,在整個食物鏈中幾乎毫無天敵,即便偶而有瘧疾、瘟疫等大規模的疫病發生,也總是能迅速地研發出相應的治療技術;既然能克服「物競天擇」的定律,又怎麼可能向整個大自然屈服?一小群人會為了耕作而放火燒掉大片森林,吾人又如何能期待跨國公司能花費心力進行環境保護?所謂的「跨國公司」,其本性不就是剝削落後地區的天然資源與廉價勞力、再向較先進的消費國家兜售成品或服務?在人類私心的運作下,套用一句某位政治人物先前在公眾場合的疾聲高呼:「我錯了嗎?」

言論自由?良心發現!

Mcliable一案中,學生以為,與其說是因言論自由受到侵害而導致接續之訴訟,不如認其為少數有識者初步的良心發現。肥胖者滿街是、癌症病例增加,究竟有多少人膽敢或願意將實際的原因公諸於世?如《商業生態學》書中所提及,公司存在的目標本即為獲利,且為了獲取更多的利潤,各公司無不設法擴張其在各層面之影響力。在強大的政治壓力與經濟實力之下,究竟有多少的媒體、甚至是一般人民願意挺身而出將事實公諸於世?大家只敢稱讚王永慶是多麼地節儉、努力,有沒有人能告訴老百姓台塑集團一天能製造出多少污染物?媒體三天二頭報導郭台銘的新婚妻是如何美麗、新生女兒是多麼可愛,有沒有人願意站出來指控鴻海的工廠一年要製造出多少噸的重金屬廢水、會害死多少家庭的妻子與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