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孫窮理

原文閱讀:操縱戰爭的工業巨獸

1980年
代貝泰公司和台灣政府的關係也如同伊拉克,是美國支持威權政府的具體表現,從核一廠到核四廠,貝泰公司都是其中的要角,包括透過AIT向國民黨政府遊說、
施壓,以擔任顧問、設計及建造的工作,並且直接和國民黨黨營機關「中興工程科技研究發展基金會」合資成立了「泰興工程顧問有限公司」來幫助國民黨分贓,貝
泰以「工程顧問公司」的姿態,一手包攬了四座核四廠工程的利益分配,包括西屋、奇異、三菱……這些跨國集團,另一面,由核電廠工程衍生的龐大利益,就由國
民黨透過黨營及合資的事業,下放下去,最後則是地方的各種小包,分到剩餘的殘羹剩飯。

當然,貝泰(泰興)公司在台灣所做的,絕不只是這樣而已,我們從泰興公司幾
乎無所不包的大型公共建設,從核電廠開始,包括天然氣電廠、大眾捷運、晶圓廠、石化廠、焚化
爐、甚至「環境影響評估」……就可以發現,這一個所謂「私人資本」,一方面透過兩國政府轉手而來的巨大利益、另一面,這樣的「政商關係」,更完完整整地構
成了獨裁的國民黨政權所謂「群帶」,或者大家更熟悉的「黑金」政治的基礎。伊拉克、北韓……等的例子,是在美國在無法充分掌握該國政權下,以極端方式爆發
出來的例子。所謂「帝國主義」的輸出,當然包括了軍事的輸出,但絕不只是軍事的輸出,在台灣,這些輸出品,是無所不在的。也因此,伊拉克、北韓和台灣,不
過是同一個過程的兩個面向而已。在這裡,我們可以發現,台灣人民和伊拉克人民之間的距離並不是那麼地遠。



【國民黨和民進黨都是共犯】

隨著國民黨的下台,故
事並沒有結束,1980年代,反對運動曾經批判奇異、西屋及貝泰為台灣核電暴政的鐵三角,這樣的論述也都一定程度能呈現在當年「反核」的論述中間;但是十
幾年下來,這種對核電廠背後的政治、經濟論述卻越來越少,在以單純的技術性問題,或者與國家建構的政治目的相關連的「公投」論述,漸漸「淘汰」了帝國主義
與核電經濟的批判(此外,也將地方生存這個重大的議題排斥到主流反核論述的邊緣)。在政治操作下的反核運動,漸漸地被民進黨所犧牲,這個過程,並不發生在
二○○○年的大選,而是早在九○年代初,就已經開始。民進黨的逐漸取得政權,只是讓他們一步步地分潤到由核電工程掉下來的殘羹剩飯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