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測主體:鴻海精密

 

對他人感受無動於衷:嚴重缺乏同理心(血汗工廠、以勞力密集來獲取高級經營階層的暴富、不准勞方組工會對抗資方、強力阻撓媒體報導真相、大量裁員犧牲員工福利。)

 

代表案例2006年6月發生「血汗工廠事件」。英國「星期天郵報」記者潛入為iPod代工的鴻海中國龍華廠區,發現該廠員工每天工作15個小時,每個月收入27英鎊(約人民幣387元,換算台幣約1,550元)。富士康位於蘇州和上海的工廠主要生產iPod shuffles,工人在工廠之外居住,每月收入為54英鎊(約人民幣774元,台幣3,100元)需自己支付食宿費用」。

撰寫報導的記者和編輯遭到鴻海對其財產進行假扣押,並要求月薪人民幣3,000元的記者與編輯,賠償人民幣30,000,000元。中國民眾發起抵制購買鴻海產品,在官方介入及輿論壓力下,鴻海取消求償行動,解除對記者與編輯的假扣押。

力行軍事化管理的郭台銘對外界批評其企業文化時,曾說「那個軍隊在操練的時候,不死幾個人呀?」

 

 

無法維繫長久關係:企業和環境無法長久共存(傷害人體健康、危險產品、有毒廢料、污染、化學合成製品等。)

 

代表案例:鴻海整個生產鏈中,最危害環境與作業員健康的就是「電鍍」;電鍍所產生的廢水含有大量金屬離子,對環境、土壤、接觸到的人及動物都會造成無可避免的傷害。

鴻海利用中國低廉的土地取得成本,在中國大量設廠。但隨著中國經濟起飛,對於環境保護的法令規範日趨嚴格,鴻海遂將沿海一帶的工廠移到山西等內陸城市。山西太原的政府官員,因涉嫌對鴻海放水,在鴻海尚未通過當地環評時便發給工程建廠執照,已經被起訴。當地人對鴻海建廠能發展經濟持正面的肯定態度,但同時也表示,這代表他們必須為這種經濟發展,付出環境遭工業污染的代價。

已開發國家並不歡迎會造成環境污染的產業進駐;但開發中國家為了賺取外匯、提高國民所得,歡迎這種公司成了必要之惡。但這類公司不管在那個國家,只要經濟發展成熟後,都會面臨遭驅逐出境的命運。

 

 

無法產生罪惡感:以惡意行為打擊同行對手後,不產生任何良心譴責等。

 

代表案例:鴻海惡意下大量訂單給競爭對手,待交貨時故意拖延付款,導致對方發生財務困難,鴻海再出面以相當便宜的價格收購,達到企業壯大的目的。

另外,鴻海破壞市場價格、惡意打擊對手,因此在電子同業間,鴻海沒有朋友。

 

 

無法遵守社會規範與法律(不誠實):

 

代表案例在中國,鴻海行賄專家證人、竄改專利鑑定,這些事實都被對手比亞迪完全公布。

此外,鴻海一再說謊,牽涉諸多不法。鴻海的財務報表非常不透明,子孫公司層疊的結果,許多外資分析師都看不懂他的財務報表。依據台灣的上市公司規定,所有上市公司重大訴訟,都必須羅列在年報上讓小股東知悉,而鴻海反其道而行,報喜不報憂。在美國相繼被勞方、EEOC(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ission)提告,甚至與自己的合作廠商Adecco一狀告上加州法院!

 

企業人格診斷結果:反社會型人格障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Post Navigation